二惡英對人體危害要高於砒霜
本應沒有居民樓的區域,佈滿密密麻麻的樓房

濃煙的旁邊就是三棟居民樓
  【武漢:20萬噸危險廢棄物處置不當 其毒性是砒霜的900倍】武漢市被5所違規的垃圾燃燒發電站所圍繞,每天產生垃圾焚燒飛灰600噸,均未按國家有關規定處理。對居民的身體健康造成巨大的影響,其毒性是砒霜的900倍。16億搬遷款不知去向,是市政府不作為,還是監管不當?《經濟半小時》記者展開調查……
  十八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要改革生態環境保護管理體制,建立和完善嚴格監管所有污染物排放的環境保護管理制度,獨立進行環境監管和行政執法。這幾年來,國家各級部門關於環保的法規一直都在逐步的完善。然而我們的《經濟半小時》記者在武漢調查時卻發現,這個城市的一些垃圾焚燒場,正在嚴重的影響著當地居民的生活。 
  鄰近垃圾焚燒廠小區一年內八人因癌死亡,到底是誰選址不當?
  11月底,《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了湖北省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旁的芳草苑小區,見有《經濟半小時》記者來訪,居民們紛紛訴說他們住在這個小區里的種種煎熬。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氣味很多,就像臭腳丫的味道。
  居民:眼睛辣得疼。
  居民:一年四季,不能開窗戶,窗戶從來不能開。
  居民:小孩根本不能出來玩,大人自己都獃不住呢。
  小區居民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從去年的下半年開始,他們這一帶就常常被刺鼻的氣味籠罩,無論天冷天熱,居民們都不敢開窗透氣,就連晚上睡覺也要門窗緊閉,讓居民們擔心的是,這種瀰漫在小區的刺鼻氣味不僅味道難聞,很多的居民還陸續出現了很多不適的癥狀。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睡一晚上,我這個嗓子就不舒服。
  居民:完全受不了,病了才出院。
  居民:蠻難受,刺鼻,再就是胸悶,短氣,人就蠻不舒服。
  更讓居民們擔心的是,小區里很多的孩子也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呼吸道疾病以及過敏性的皮膚病。居民張大媽的孫子才一歲十個多月,自從小區出現刺鼻氣味之後,小孩子就出現皮膚過敏癥狀,怎麼治療也不見好轉。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給你們看,身上、屁股,全是這樣的,這就是空氣影響這皮膚不好。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經濟半小時》記者:去醫院看了沒有?
  居民:看了,醫生就說是環境不好。
  《經濟半小時》記者看到,小孩身上、腳上都是一片片的紅疹子,而孩子的一雙手,也是顯得異常的毛糙。
  居民:你來摸他的手,毛糙得很,比老人的手還毛糙。
  張大媽給《經濟半小時》記者拿出了孩子的病歷,她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從今年元月份開始,他們不知道帶孩子跑了多少趟醫院,雖然不斷打針吃藥,但孩子的過敏癥狀到現在依舊嚴重。
  居民:著急喲,怎麼不著急喲。不管什麼藥,別人用土方法,用藥洗,沒有用,就是說你這裡的環境不好,在醫院里,也是這麼說,我們在同濟醫院看的呀。
  出現不適癥狀的,還不僅僅是張大媽家的孫子,居民劉女士現在住的房子本來是她姐姐的,但是因為姐姐的孩子一住在這裡就出現嚴重過敏的癥狀,所以姐姐將房子讓給了她,自己帶著孩子搬到了另外的地方。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只要一聞到那種氣味,我侄子吸了以後就會過敏,到同濟裡面去治療,還是治不好,完全就不能過來,過來就全身癢,起點點。
  因為害怕瀰漫小區的刺激氣味影響孩子健康,很多有條件的居民不得不將小孩送到別的住處生活。
  居民:孫子不敢回來,如果我想看,趕快帶回來,半個小時就走。
  居民:有時星期天,我讓兒子帶孫子回來玩一下,他說臭死,不願意回。
  居民:我就這一個孫子,你說誰不想在一起呢,沒辦法在一起。
  居民們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常年發出刺鼻異味的就是小區旁的一座垃圾焚燒廠。站在居民樓上,記者看到,這座垃圾焚燒廠和芳草苑小區幾乎只有一路之隔,廠區和小區之間的直線距離不超過100米,在小區里,可以清楚看到廠區的煙筒依然在冒著黃黑色煙。《經濟半小時》記者在小區採訪期間,也時不時會聞到一陣陣刺鼻的臭味。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天天就是這種味道,太臭了。
  居民:太難受了。
  《經濟半小時》記者瞭解到,芳草苑小區建成時間不長,總共有6棟樓,居民500戶1500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從別的地方過來的拆遷還建戶,還有一部分是商品房,2008年,小區建成後,居民們陸續入住。不過據居民們反映,在入住之前,居民們根本沒有聽說過小區旁有一座垃圾焚燒廠。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居民:確實上了當,開放商一開始說,沒有這些事情的,所以才買了這個房子的,現在真是蠻傷腦筋。
  居民:像這種事情,讓建垃圾焚燒廠,就不能讓我們建小區。
  居民們說,從2008年住進這個小區不久,就聽說旁邊正在建設一個垃圾焚燒廠,這過程當中包括芳草苑小區在內的周邊居民們多次向武漢市、漢陽區政府部門反映,希望不要將垃圾焚燒廠建在鍋頂山,但最終2012年下半年焚燒廠還是建成點火運行。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我本人反映過三個渠道,環保局、信訪辦、區政府,環保局來了掉頭就走,沒有二話,沒有下文,不作為。
  居民:我們到工廠裡面去了,跟他們交涉,他說我是從北京過來的,那是個工廠老總,這是原話,從北京過來的,現在在這裡工作也是政府允許的。
  居民們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從去年下半年垃圾焚燒廠點火運行到現在不過一年的時間,幾乎日夜不斷的臭氣,不僅影響到了居民們的正常生活和健康,小區接連不斷的反常現象,也讓居民們心存恐懼。這是一份小區居民自己統計的一張死亡名單,從今年年初到11月份,只有1000多人的芳草苑小區接連有8位居民,因為患肺癌、肝癌、淋巴癌等疾病相繼去世。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我們小區一位師傅,打拳打了七八年了,他在這裡住,喲,一下子死了,以前身體真是好,他打太極打了七八年啊,一檢查,淋巴癌。
  對於被臭氣包圍的居民們來說,他們現在既無奈也很無助。
  居民: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我們想多活幾年,像這樣搞的話,連小孩都活不長,何況我們呢?我們很難受,真是沒有辦法。
  武漢芳草苑小區居民們說,這個小區今年以來已經有8位 居民相繼因病去世,這與小區旁的垃圾焚燒廠是否有直接關係,還需要更權威的專業機構進行調查。但在居民小區旁邊為什麼會存在這樣一個常年散髮出惡臭的垃圾焚燒廠?這個焚燒廠當初是如何通過城市規劃?它又是否經過環保審批?而它的排放是否達標呢? 
  未通過環評非法生產 16億搬遷費去向不明 
  在漢陽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大門,上面寫著“北控環保—武漢博瑞環保能源發展有限公司”。僅僅看這個牌子,一般人很難知道這其實是武漢市最大的垃圾焚燒發電廠之一。公開資料顯示,漢陽鍋頂山垃圾焚燒廠於2005年正式立項,2006年底正式開工建設,2012年年底正式點火運行。項目設計規模日處理生活垃圾1500噸,總投資4.53億元,由武漢市財政和武漢博瑞環保能源發展有限公司共同出資,博瑞環保負責建設和運行。
  從地圖上看,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地處武漢市二環和三環線之間,距離漢江僅僅1.5公里,距離漢陽區王家灣商圈僅僅3公里。而在廠區周邊調查的過程中《經濟半小時》記者發現,在這家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周邊幾百米的範圍,幾乎全部是居民小區或是當地村民的私房,居民至少有數萬人,而距離最近的居民樓與廠區僅僅相隔幾十米的距離。採訪中,《經濟半小時》記者瞭解到,無論是距離廠區幾十米、幾百米甚至更遠的地方居民,對於垃圾焚燒廠散髮出來的臭氣,居民們都能聞得到。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真是臭,像是魚腥的臭味,真沖人。
  居民:這一圈的村民都不敢開窗,喉嚨痛,我以前沒事,沒開的時候,喉嚨不痛,這廠開了以後,我每天要吃藥,不吃藥不行。
  居民:怪味,相當沖人,讓人無法生活,這個煙,我們在外面曬衣服,白衣服都一層黑的,這個廠不應當建在我們這個地方,對我們影響相當大。
  為什麼垃圾焚燒處理廠建在了居民區如此密集的地方?科學研究已顯示,垃圾焚燒的過程中,會產生一種名為“二惡英”的物質,它是國際公認的一級致癌物,常以微小的顆粒存在於大氣、土壤和水中,其毒性是砒霜的900倍。二惡英一旦進入人體,可以損害多種器官和系統,並從此長期積蓄在體內,最終致癌。垃圾焚燒過程中,即便有環保措施,也必然會有二惡英等有害物質隨煙道,排放到空氣當中。
  國家《危險廢物焚燒污染控制標準》明確規定,集中式危險廢物焚燒廠不允許建設在人口密集的居住區、商業區和文化區。這個標準的制定,正是為了降低垃圾帶來的污染風險。那麼鍋頂山垃圾焚燒廠為什麼最終還在建在了居民區附近呢,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經濟半小時》記者跟隨幾位焚燒廠周邊幾位居民代表,首先來到了武漢市漢陽區環保局,環保局監察執法大隊一位負責人給予了這樣的答覆。
  武漢市漢陽區環保局工作人員:我大體的印象是2005年,就國家規划了立項了,2005年,但是不知道你們小區是2005年以前建的,還是2005年以後建的。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05年以後建設的。
  武漢市漢陽區環保局工作人員:現在在追責規划了。這是一個方面,第二個方面就是規劃的問題,第二個方面,他是省市做的環評,這個環評以後驗收,因為涉及到350米以內,還有住房就不能驗收了,所以工廠沒驗收就投產了。
  鍋頂山垃圾焚燒廠05年立的項,並先於芳草苑小區規劃建設,建成後沒通過驗收就點火運行了,到現在還屬於違規項目。至於為什麼規划出了問題,導致居民區和焚燒廠近在咫尺,上級相關部門正在追查。
  武漢市漢陽區環保局工作人員:這個事現在國家環保部和國家監察部正在查,現在正在處理這個事,因為這個東西我們講,它也不是我們管的,是省市管的。我大致是知道,就是紀委都介入了,我只能說到這個程度,其它的我不便於說了。
  《經濟半小時》記者瞭解到,2013年10月12日,國家環保部公開通報了全國72家污染企業名單,武漢博瑞能源環保有限公司也就是鍋頂山垃圾焚燒廠名列其中。而在此之前,2013年7月,湖北省環保廳環境違法監察通報顯示,鍋頂山垃圾焚燒存在:未經環評驗收擅自生產;治污設施未落實;擅自處置垃圾濾液;防護距離內居民未搬遷等嚴重違法問題,要求該廠立即停產整改,未經批准不得生產。但居民們說,他們從沒聽到過類似信息,並且鍋頂山垃圾焚燒廠的生產根本沒有停止。那麼,對於這一情況,當地環保部門是否知情,又是否盡到了監管責任呢?
  武漢市漢陽區環保局工作人員:他的環評,是湖北省和武漢市搞的,它不是我漢陽能管得事情。我不夠級別區管它,你明白嗎,我們也是沒辦法。
  既然漢陽區環保局管不了這家企業,那麼武漢市環保局又是如何監管的呢?《經濟半小時》記者跟隨小區居民又來到了武漢市環保局,見到了環境監察執法支隊的工作人員。
  武漢市環保局工作人員:選址規劃,必須要承認,有這樣的問題。現在相當於是一個既成事實,是一口夾生飯,武漢市政府包括給漢陽區政府的拆遷費,都已經通過轉移支付的方式給了漢陽區政府,就是推動周邊綜合配套改造拆遷這一塊。去年我記得是16個億,這一塊已經給了漢陽區了。
  環保局的工作人員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根據規定,鍋頂山垃圾焚燒廠周邊350米防護範圍之內不能有任何居民,現有居民的拆遷費用,武漢市政府去年就已經撥付給了漢陽區政府,但為什麼沒能進行拆遷他們就不得而知了。
  武漢市環保局工作人員:我跟你講,這個和漢陽區政府有很大的關係。這個建設,明知道它有垃圾焚燒廠還圍過去,漢陽區政府還是要擔一定的責任。現在我跟你講,監察局下來已經查這個事了。
  那麼,沒有經過環保驗收、存在嚴重污染風險並且早就被國家環保部和湖北省環保廳要求停產的鍋頂山垃圾焚燒廠,為什麼能夠一直在違法生產運行?武漢市環保局又是如何履行環境監管責任的呢?
  武漢市環保局工作人員:我們的職權範圍之內,不可能讓它停產,停產的話要給市政府打報告,包括我們的報告都給市政府打了,包括它沒有驗收的問題,包括它已經進垃圾燒的問題。但是市政府,它也會面臨很多的困難,全市的生活垃圾到哪裡去。
  工作人員說,武漢市城管委是垃圾焚燒廠的業務主管部門,明知道鍋頂山垃圾焚燒廠存在嚴重違法行為,武漢市城管委為何還在為垃圾焚燒廠提供垃圾,並由他繼續生產呢? 
  武漢市城市管理委員會工作人員:我們也跟政府打了報告,已經向它停止供應垃圾了。另外具體是怎麼執行的,我不太清楚,但是肯定是我們已經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據我瞭解應該是至少這個進廠的垃圾量應該是很少的。
  12月5號,《經濟半小時》記者隨周邊小區居民一起,經過一番周折,來到了鍋頂山垃圾焚燒廠的廠區。進廠區之前《經濟半小時》記者還特意觀察了一下,工廠煙筒依然在冒煙。在焚燒廠辦公樓的樓梯處《經濟半小時》記者碰到了一位垃圾焚燒廠負責生產的負責人。
  武漢市博瑞能源發展有限公司生產負責人:現在我們已經停產了。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那你看,現在怎麼那麼臭啊。煙筒還在冒煙呢。
  武漢市博瑞能源發展有限公司生產負責人:那我不知道。我們無法解釋。
  隨後,這位負責人揚長而去。在這層樓的辦公室,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經濟半小時》記者找到了這個焚燒廠的總經理助理,他並不否認工廠依然在生產,並且也承認工廠確實有臭味。
  武漢市博瑞能源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垃圾廠,你說完全百分之百沒有一點臭味,那都是哄人的。到日本、美國都是有臭味的。但是我們這個臭味,說內心話,我還覺得我們的臭味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好的。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我們希望未來武漢市2049年的白雲藍天,武漢市政府自己為自己去想一個方法,我們希望儘快作出決斷,不能讓污染越來越深,越重,貽害無窮,政府關停並轉這個廠是最好的一個決策。
  儘管疑問還有很多,但隨著我們《經濟半小時》記者的調查,有幾點現在已經可以確定:武漢鍋頂山垃圾焚燒廠和芳草苑小區的規劃有一方一定出現了問題,鍋頂山垃圾焚燒廠未通過環評驗收便擅自生產,垃圾焚燒廠的治污設施沒有按規定落實。而《經濟半小時》記者接下來的調查發現,武漢垃圾焚燒廠存在的問題遠不止鍋頂山垃圾焚燒廠這一處,並且垃圾焚燒潛在的污染危害遠比居民們想象的要大。
  在湖北武漢,上千戶居民的居住地與垃圾焚燒廠近在咫尺,並且這樣一個給居民身體健康帶來威脅的項目,竟然是一個沒有通過環評驗收,一直在擅自生產的違規項目,而《經濟半小時》記者進一步調查還瞭解到,武漢環保局今年的一次通報材料上顯示,武漢市包括鍋頂山在內的所有垃圾焚燒發電項目都存在著違規違法行為,而潛在的危害,更是讓人感到了擔心。 
  武漢全部垃圾焚燒發電廠違規  一年超20萬噸致癌物“飛灰”去向何方?
  公開資料顯示,最近幾年,武漢市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推進垃圾焚燒項目,目前已規劃建成5座城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分別位於武漢市的青山區、東西湖區、江夏區、漢陽區以及黃陂區,其中,位於黃陂區的漢口北垃圾焚燒發電廠規模最大,日處理垃圾2000噸。
  12月初,《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位於武漢市黃陂區盤龍城的漢口北垃圾焚燒發電廠,半路上,《經濟半小時》記者遠遠就可以看到一個大煙筒冒著滾滾濃煙,而在煙筒左側不遠就是一個居民小區。
  走近廠區,一股刺鼻的氣味襲面而來,門牌上寫著武漢漢口綠色能源發展有限公司,廠區里矗立的一座大煙筒里,濃煙翻騰,在天空形成一條煙龍。
  這個小區距離垃圾焚燒廠大約500米的距離,居民們反映,住在這裡每天的臭味讓人難以忍受。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嚇死人的味道,就是一種臭味。
  居民:晚上都不出來,回去躲著把窗戶關著,有時候沖鼻子,說不來那種味道。
  居民們說,這個垃圾焚燒廠在這個地方已經有三年的時間,周邊居住著數萬居民,對於垃圾焚燒廠散髮出來的刺鼻氣味以及煙塵污染等問題,他們多次向政府部門反映,但都沒有任何作用。
  武漢市漢陽區鍋頂山垃圾焚燒發電廠周邊居民居民:反映無效啊,反映有啥用呢。
  採訪中,《經濟半小時》記者瞭解到,垃圾焚燒廠還不僅僅是臭味和空氣污染,更為嚴重的是,武漢市的5家垃圾焚燒發電廠,都存在違法處置 “飛灰”的問題。“飛灰”是一種垃圾焚燒的剩餘物,垃圾焚燒產生的二惡英,90%都伴隨其中,早在2008年就被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國家明令規定,飛灰只有在產生地進行必要的固化和穩定化處理之後,方可轉移處置。飛灰一旦泄露,就會造成極大的污染隱患。在武漢市環保局的官方網站上一份公開的文件顯示,目前武漢市5家垃圾焚燒發電廠每天產生垃圾焚燒飛灰約600噸,均未按國家有關規定進行固化處理。也就是說武漢市的5家垃圾焚燒發電廠都存在環境違法行為,而未經固化處理的飛灰一旦泄漏或是處理不當,飛灰當中大量的致癌物二惡英就會污染空氣、水和土壤造成嚴重的污染事故,危機民眾健康。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趙章元:國內外所有的垃圾場,飛灰最後處理得都不理想,而且基本上都沒怎麼處理,就隨便給放出去了,基本上企業都沒有按照最好的辦法去處理飛灰絕大多數都把它隨便固化,填埋這是好的,甚至有好的就隨便埋了,這個漏洞太大,
  趙章元多年來一直關註垃圾焚燒的污染控制問題。他認為,之所以國際國內對於垃圾焚燒一直存在爭議,最主要還是因為垃圾焚燒之後產生的“二惡英”以及“飛灰”,這兩種危險致癌物的控制和處置技術並不成熟。焚燒企業即便按照現在的國家標準達標排放,污染風險依然極大。
  趙章元:達到歐盟標準就是不是就很放心了,就可以燒了呢?沒有人敢保證這個,因為二惡英這個特點,是國際公認一級致癌物。它難降解,到人身體里蓄積,如果你說我,正常的這樣的一些二惡英的本體,我呼吸了一點,可能還能適應,但是你在身體里,你生活在焚燒爐旁邊的話,它是不斷蓄積的,那遲早有一天就達到標準了,就可以致病了,所以說這個問題全世界都沒有解決。
  趙章元特別指出,”飛灰”這種危險的固體廢物一般人很少聽說,更難親眼見到,但事實上,垃圾焚燒廠的飛灰一旦泄露或不按規定處置,造成的污染和後果,要比煙筒廢氣污染要大得多。
  還是來看這份武漢市環保局公開的函件寫明,武漢市5家垃圾焚燒廠每天產生垃圾焚燒飛灰600噸,均未按國家有關規定處理。其中4家將飛灰非法交給無處置資質的企業生產建築材料。一家將飛灰存放於場內簡易場所。也就是說,這5家企業平均每天有100噸飛灰被違法處置。
  不久前,最高人民法院、檢察院頒佈了《關於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三噸以上”的情形為“嚴重環境污染”,可追究刑責。同時明確規定“行為人明知他人無經營許可證或超出經營許可範圍,向其提供或委托其收集、儲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嚴重污染環境的,以污染環境罪論處”
  趙章元認為,像武漢的這5家垃圾焚燒發電廠的行為,已經涉嫌嚴重犯罪,應當一查到底、嚴厲追責。
  趙章元:應該嚴格按照我們的規定,應該要追究刑事責任的,你這樣非法生產,出現污染的,我們國家有規定,污染到多大範圍,造成多大損失,要追究刑事責任的,那主要官員還要終身追究責任,我覺得這個問題必須嚴肅執行,不能輕易的放過。
  【半小時觀察】美麗中國從環境執法的“四風”抓起
  垃圾焚燒場這樣需要嚴格監控的環保項目,竟然沒有通過環保部門的環評審批,而且常年處於違法生產和違規排污的狀態,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在武漢這個省會城市的市中心,而更讓人無奈的,是當地各級環保部門的態度:對於出現的問題,區環保局說,這個問題歸市環保局管,市環保局說,這是省里的項目,而省環保廳和國家環保部則都對這家企業下發過停產整改通知,事情調查到這裡,我們清楚的看到,對於問題,四級環保部門都清楚,但沒有一個部門真正伸出執法之手,這家企業至今也還在違法生產和排污。
  經過我們《經濟半小時》記者的調查,包括鍋頂山垃圾焚燒廠在內的武漢全部五座垃圾焚燒發電廠,都存在環境違法行為,公開數據顯示,每天這五家垃圾廠都要產生600噸飛灰,而目前,還沒有看到它們對所有這些飛灰進行妥善處理的證據。根據最高檢、最高法的相關司法解釋:“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三噸以上”的情形屬於“嚴重環境污染”,可追究刑責。
  然而法規是法規,這次對於基層環保問題的調查顯示,面對嚴重的環保的問題,武漢各級環保部門是相互推諉,環保處罰決定竟然無人執行,成為一句空話。習近平總書記在部署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時曾指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這“四風”,違背我們黨的性質和宗旨,群眾深惡痛絕、反映最強烈。而如果在環境行政執法領域內,我們也颳起官僚主義、形式主義之風,則是直接危害到人民群眾呼吸的空氣和飲用的水。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及時公佈環境信息,健全舉報制度,加強社會監督,對造成生態環境損害的責任者嚴格實行賠償制度,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我們希望總書記的話,兩高的司法解釋,三中全會的精神,能真正的落實到我們具體的環保工作中,給環境一個交代,給百姓一個交代。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人妻

ng52ngyw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